荔芳文学

繁体版 简体版
荔芳文学 > 穿回高二后我决定躺平 > 第62章 心计深沉

第62章 心计深沉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
监控室内。

刘范林看着利落地从墙上翻出去的女生,满眼不可置信。

那动作真叫一个光明磊落,磊落到刘范林都怀疑自己老眼昏花,不然怎么能看到这么“惊天动地”的事情。

自己好好的一个学生被自己带到其他学校学习,结果才过去一节课的时间,她就被其他学校的邋遢少年给拐跑了?!

刘范林气得心脏疼,眼皮直跳,对站在自己身边的长烟一中高二年级主任钱三山道:“钱主任,您可看清楚了吧?是你们的学生先跳出去,然后把我的学生拉走的!”

“要是我的学生出了什么问题,这事情没那么容易过去。我们桉贤一高虽然比不上你们长烟一中,但别的事情都无所谓,就是不能动我们的学生!”

刘范林坚决道:“我不管你们课堂上发生了什么,你们自己的问题你们自己处理,我不负责,我现在就想知道我的学生去哪了!”

孙老师看他一脸猖狂相,嘟囔道:“要不是你的学生在课堂上挑事儿,我的学生也不会犯病。怎么?要甩锅啊?你想得倒美!”

“挑事儿?她一个小孩子,能挑什么事儿?”刘范林开始毫无根据地胡说:“在我们学校,谁看到这个学生不夸一句活泼开朗善解人意?”

“在我们学校上了一年多的课了,也没听哪个老师说过她‘挑事儿’,怎么一来到这儿她就‘挑事儿’了呢?干什么?她未卜先知,知道这里的老师是你,故意针对啊?”刘范林哼了一声,“我看就是你的原因,骂跑了自己的学生不算,还骂跑了我的学生!”

“你狗血喷人!”孙老师暴躁道。

“不是这样吗?那是什么?”孙老师“哦”了一声,了然于胸道:“我知道了!是你骂跑了我的学生,然后害怕事发,安排了这个男生带她溜走的对吧?就为了先入为主让人觉得是她的错!”

“还有,那叫‘含血喷人’,不叫‘狗血喷人’!”刘范林嫌弃地谴责道:“你们这些数学老师把握不准成语,能不能不要乱用!语文不好就不要装大文豪!”

孙老师被他机关枪一样地扫射,几乎找不到缝隙回嘴,脸都气红了。

钱三山也没地儿插话,眼看孙老师脸颊涨红说不出话,才在刘范林停下话茬以后找到机会,忙不迭道:“别着急嘛!事情真相到底怎么样,咱们一看监控不就什么都清楚了?”

刘范林瞪大眼睛,毫不退步,很有气势地撸起来袖子,用手指在半空点了点,嚷嚷道:“看!我就不信会是我的学生的问题!”

钱三山招呼工作人员去调监控,却听见孙老师在一旁咳了一声,不是很自然地开口:“那什么,监控被我不小心删了。”

“什么?”监控室外,辛易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,反复同那两个人确定:“监控被他删了?!”

先前在外面罚站的那男生叫周祺然,面对辛易晴的质问,垂下头低声道:“抱歉,我没拦住他。”

他沉默一瞬,解释说:“我那时候害怕了。”

辛易晴猛拍自己胸口,把在自己心里疯狂打降龙十八掌的一群小人给安抚住,朝周祺然摆了摆手。

刘利好不懂,又觉得这局势不太好容忍自己抖机灵,十分小心翼翼地问:“监控没了会有什么影响吗?”

辛易晴好容易把自己的气顺过去,说:“监控没了,就等于是证据没了。”

刘利好:“不是可以恢复吗?”

辛易晴叹了口气,说:“孙老师敢删监控,就证明他认为这事情只需要删掉监控就可以解决,没什么大不了的。你猜他哪里来的底气?”

不等刘利好回答,辛易晴就凑近他低声道:“人家长烟一中才是一头的,你觉得校方会不保他?”

“那班里的学生也能证明啊!”刘利好觉得这不是什么难题,说:“只要能有人证明不就够了?”

辛易晴怜爱地看着他,感慨道:“你想得太简单了。”

她把手抬起一点高度,悄悄对刘利好指了一下周祺然,说:“他和这里的关系还没那么深呢,都不敢阻止孙老师删监控。他们的学生天天在他眼皮子底下被看着……”

“换成是你?你敢站出来证明吗?”

刘利好思考须臾:“我大爷在的话我就敢。”

辛易晴:“……你大爷会把你腿打断你信不信?”

刘利好:“……”

他嘴硬道:“不信。”

周祺然慢吞吞挪到辛易晴面前,声音里透着深重的后悔,郑重其事道:“对不起。”

辛易晴安慰他:“害怕是人之常情,不用道歉。”顿了顿,她反思自己刚才的举动,心想自己也有不合适的地方,就说:“我刚才没有怪你的意思,只是太着急了,你不要误会。”

周祺然点点头,又问:“他们要是出事了怎么办?”

辛易晴也不知道。

韩星焰本来是一个很有分寸的人,结果今天却不经意间给大家炸了这么大的一个雷。

辛易晴分辨不出她这么做的原因,无从判断后续发展。

但是眼下,她除了寄希望于韩星焰,也没有别的办法。

她对周祺然说:“我不了解那个男生,但那个女生和我一个班,她平时的表现都开朗有趣,如果真有可能会发生什么,有她在,或许你可以放心一些。”

“现在什么情况了?失踪的人是韩星焰?”王海姗姗来迟,语气焦急又担忧,也适时打断了辛易晴几人的惶惑不安。

武萱萱和孙不言跟在他身后,刚走到这里,就小跑着站定在辛易晴旁边,担心地看着她。

辛易晴粗略解释了一下事情前后发生因果,然后对王海小声含糊地说:“监控被删了,所有证据都没了,他们很有可能不会配合我们找回监控。”

王海感觉她话里有话,往前走了两步,和众人拉开一点距离,辛易晴会意,跟了上去。

王海道:“说吧。”

辛易晴把事情更详细地给王海讲了一遍,涵盖了事情发生当时,大家的每一个动作,以及每一句话。

接着,她坦诚道:“其实事情起因在我们,在曾星野开口发问之前,我们是完全不占理的。哪怕在那之后,我们有错这件事也还是说不过去。只是轻重缓急十分明晰地摆在面前,他们不会再有心情追究我们。”

“但是现在他们两个不见了,为了甩锅把自己推脱干净,孙老师说什么都有可能。”辛易晴道:“毕竟只要学生自己先跑出去,就是违反了校规,还是很严重的那条。不管他做了什么也不管之前有什么原因,都一定是他错了。”

“孙老师现在有绝对的话语权。”

“但是……”辛易晴在这里停顿,犹豫接下来的话是不是可以说。

王海看她表情为难,替她说出后面那些话:“但是监控没了,那么孙老师证明不了他没错,也证明不了我们有错。”

辛易晴猛地抬眼看向他,表情略有赧色,慢慢点了点头。

然后,她着急道:“老师您快进去,刘主任他不知道这些,很有可能会被他们给坑了!”

王海却是一点也不着急,还笑了笑,说:“你对你们刘主任,还是不了解。”

他问:“他长的就一副精明的样子,你到底是为什么会觉得他能被他们坑到的?”

辛易晴:“……”

现在讨论这个是不是不太合适?

王海又不疾不徐地说:“倒是你,我觉得我们需要好好聊聊了。”

从辛易晴的话里面,王海本能觉得韩星焰不会出事。

无非是少年意气,为了“网友”打抱不平。毕竟这鬼学校什么样子,他清楚得很。

现在那两个人在一起,八成还要凑一块儿来一场痛快的放肆吐槽。

他现在去找人,他们可能还不够时间把气顺匀。倒不如再等一会儿,学生和学生之间,肯定比学生和老师之间能说的话多,也更容易缓解压力。

所以王海并不急着去把韩星焰抓回来,反而对于辛易晴更加关注。

他面容严肃,视线缓缓扫过辛易晴整张脸,凛声问:“你从哪里学来的这些阴谋算计?”

“虽然现在小孩儿早熟,加上还有网络发达的影响,但我始终认为,这种性格不应该在你们身上出现。”王海说:“这让我觉得不正常。你们明明是最好的年纪,自己都知道连骂句脏话都不能说的年纪,不应该有这么深沉的心计。”

辛易晴:“……”

我真的心机深沉吗?

但就算是,那能怎么办呢?

我没有这个心计,是要等着被别人坑死吗?哪怕我有了现在这些心计,还是被人照坑不误。

我倒是想天真无邪永远当向阳花,关键是没有那个机会啊。

再说了,这好像也不是特别费解的事情。

辛易晴觉得,自己和王海口中的那些属于这个年级的学生比起来,其实也没有多大变化。

她也不是在第一时间就能想到,孙老师有可能会删除监控。

至于刚才和王海说的这些,也是她思考了一段时间才想到的。

反观王海,他在刚听完自己说这些,就立马想到了这一面。

还有在里面的刘范林,甚至都没有很清楚具体事情,王海却一点不担心他会被坑。

和他们比起来,辛易晴觉得自己也没有太清楚这些阴谋算计。

换句话说,修炼还是浅,碰到的事儿没他们多,被生活磋磨的时间没他们长。

王海追问:“能说吗?”

辛易晴看着他抿了抿嘴,不敢说,也不想说。

“高二开学以后,你真的表现的很不正常。”王海说:“有时候我觉得你没变,有时候又觉得你像是换了个人一样。但是具体怎么变,我又说不上来。”

辛易晴仍旧沉默,却生出许多愧疚。

王海笑了一下,说:“不能说就算了。”

“你刚才的犹豫,证明你也知道这样不好。这样也行,先这样吧,我们先去找人。”

辛易晴开口,声音因为紧张竟然有些发哑:“好。”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123456